香港宝典开奖现场摇球
香港宝典开奖现场摇球 > 言情小说 > 宅斗不如安太座 > 第三章 鼎哥哥爱吃醋

双色球几点现场开奖直播:宅斗不如安太座 第三章 鼎哥哥爱吃醋 作者 : 绿光

    “嫂子,真的不等大哥吗?”偏厅里,卓韵雅轻声问。

    雷持音走向前,替她将发上的丝带系得再端正些,漫不经心地道:“妳大哥忙,咱们先走?!?br />
    “妳跟大哥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是那般闲的人吗?”雷持音没好气地笑问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妳笑他笑得太过火了?”她记得前一阵子嫂子一直拿端玉阁的事嘲笑大哥,说大哥眼光短,她大哥是个爱面子的人,一旦嘲笑过头,恼羞成怒也正常。

    雷持音笑意不减?!耙残??!彼?,有些事实在是没必要让小雅知道。

    她不想在小雅面前下她大哥的面子,也不想让小雅知道她的大哥其实是个扶不起又妒心极重的阿斗。

    端玉阁的窜起她是和卓景麟笑闹过一次,后来再提起他便翻脸了,那次他变得像是另一个人,陌生得教她不敢再多说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前,她在书房外亲耳听见公爹低斥他毫无建树,比不上小雅,回房后,他气得砸了一些玉器摆设,嘴里骂着将小雅贬低至极的话语。

    那是个度量狭小又善于隐藏黑暗面的男人,她知道就好,没必要告诉小雅。

    “嫂子,给我大哥一点面子吧?!弊吭涎判∩白?。

    男人啊,没有一个能容忍面子一再被挑战的。

    雷持音挑了挑眉,没正面响应她,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徐家一年一期的商会向来是入夏时举办,适婚的姑娘都会盛装出席,衣料都是较轻薄的纱,虽然无法一睹身材曲线,但绝对会教男子瞧直了眼。

    而眼前,别说男子瞧直了眼,就连卓韵雅的眼都快要瞪直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真不敢相信,她一个姑娘竟穿成这样?!崩壮忠粼谒叩陀?,甚至还颇为嫌弃地移开目光,像是怕弄脏了眼。

    卓韵雅眨了眨眼,确定自己没看错后,垂眼瞧了瞧自己这身缠枝月季绉纱衣裙,觉得自己真的输得惨惨,可也不能怪她,她真没想到有人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穿蝉翼纱,站在穿堂里接待客人。

    大凉的民风向来开放,在穿着上更是邻近几个国家中最无禁忌的,可这穿堂处迎接的可不只有女眷还有男客,薛小七身穿蝉翼纱坦领襦衫裙……卓韵雅不禁想,她脑袋是坏了吗?

    “她至少也该穿暗花纱,穿这样……里头的诃子都被人瞧得一清二楚了?!崩壮忠粽驹谛旒掖竺磐獾蜕钭?,要不是今日是陪小雅来,她都打算掉头回家了,省得看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在这儿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卓韵雅挠了挠脸,转移了话题?!安还仁切旒业纳袒?,大薛氏怎会让薛小七接待客人?”她一直以为大薛氏是打算要薛小七当她的媳妇的,可瞧她今日这打扮,代表大薛氏根本是看不上薛小七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种聪明人怎会明白那蠢笨之人的心思?!崩壮忠羝ばθ獠恍Φ氐?。

    卓韵雅被她逗笑,亲热地挽着她?!八挡蛔妓谴蛩闳ド斩Ω绺??!彼撬贾姥π∑叨孕於κ乔囗屑?。

    “唷,妳这说法是压根不担心未婚夫被人抢?”雷持音睨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男人,谁抢得走?”卓韵雅朝她笑得妩媚,那张狂又艳丽的笑,让从她身旁经过的男客不由驻足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雷持音一阵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小雅这自信到底是打哪来的,也不想想她和她的鼎哥哥已经一年没有书信往来,更别提见面了,她怎能认为他还是她的男人?

    唉,她这一心一意的心思要是扑到她大哥身上,不知道有多好。

    “快走吧,这儿是男宾女眷都能走的,咱们先往花厅去,一会逮住时机,妳就去见妳的鼎哥哥吧?!泵髅魇呛芟肴盟痛蟾绱粘梢欢缘?,偏偏只要小雅一张口拜托,她还是点头了。

    说白点,今儿个要不是为了小雅一解相思需要她掩护,她才不来呢。

    两人又往前走了一小段路,薛娴犹如当家主母般地迎向前来。

    “薛七姑娘,”雷持音收整心底的不屑,噙笑寒暄?!敖穸隹雌鹄纯烧媸敲赖貌豢煞轿??!?br />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薛七姑娘一笑起来就是一整个风光明媚呀,教人都不敢往妳身边站?!弊吭涎判θ菘赊涞亟︽蹈跎狭颂?,明着褒暗着贬。

    薛娴笑瞇眼?!扒茒吤枪蒙┧档?,是要我把脸给藏到哪去,多羞人?!?br />
    会觉得羞,就不会穿这样吧。卓韵雅心里损着,面上笑意不减?!八档氖鞘祷?,哪里需要觉得羞?”

    薛娴表面谦虚,心里乐得很,可就算如此,也不会改变她今天的计划。

    三人又不着边际地聊上几句,薛娴便让丫鬟领着两人前往花厅。

    两人一进花厅,霎时成了焦点,不少商家女眷都主动与她俩攀谈,折腾了好一段时间,眼看着差不多要开席了,卓韵雅给了雷持音一个眼神,雷持音虽无奈却还是照办,谁要她就疼这小丫头呢。

    “大伙瞧瞧,这紫灵玉可是咱们王朝最上等的紫玉了,还是皇上开了口,咱们才能留下一点毛料打磨?!崩壮忠羧∠路⑸系挠耵?,顿时女眷们都围了过来,想要瞧瞧难得一见的珍宝。

    卓韵雅见状,留下丫鬟偷偷地跑到渡廊,熟门熟路地朝徐鼎的陶竹轩而去。

    古怪的是,陶竹轩外竟没有随从留值,踏进院门里头也没有半个人影,她不禁疑惑地挑起眉。

    有问题,陶竹轩不可能完全没有人留守,而且能在陶竹轩里当差的都是鼎哥哥的心腹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打算先到这儿跟留守的人打声招呼,顺便请他们将鼎哥哥找来。

    她心生戒备地环顾四周,改朝园子的假山流水而去,就见跨桥上有抹人影,是她熟悉的身形穿着熟悉的玄色锦袍,她脱口喊道:“鼎哥哥?!焙叭说耐?,她已经走上跨桥,可当她走近,见那人转过身时,她不由顿住脚步。

    “小雅,咱们好久没见了?!毙炀翥祭恋匾性诎子袂爬干?。

    “徐大哥怎么会在这里?”对于徐爵她并不讨厌,除了因为徐爵的身形面貌和徐鼎有几分相似,更因为徐爵向来待她不错,就跟自家大哥差不多,可是徐鼎是视他为敌的,所以她也自然而然地避开他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自然是有一些原因?!毙炀羟嵋髯?,目光穿过她落在院门外,转了话题问:“是说,不知道妳信不信我?”

    “信?!彼患偎妓鞯氐?。

    徐爵怔住,像是难以置信极了,一会才徐徐扬笑?!靶⊙?,妳怎么敢信我?”笑完又忍不住叹气。

    这么好拐,真的教他为二弟担心。

    徐家主屋偏厅前的园子里聚集着与会的宾客,几个徐家隔房的叔伯也应邀前来,就见徐鼎犹如当家般地招待客人,在人群里谈笑风生、妙语如珠,谈及各国的风情和经商之道,教在场的人听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那些个隔房叔伯皆是徐家的管事,手下也管了些铺子,在旁观察着徐鼎,倒是看出了些苗头,互相交换着视线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徐爵继承了当家,可偏偏那面能够游历各国的令牌是在徐鼎手上,徐爵美其名是个总舵主,掌管着徐家底下所有商行,可真正在外经商的徐鼎才是掌握生杀大权的。

    当初徐诘去世时并无其他族人在场,所以徐爵的继承颇教人话病,可是这是嫡系自家的事,他们这些隔房的自然是插不上手,除非徐爵闹了什么事,否则这当家一位是坐得妥妥的。

    徐鼎像是没察觉隔房叔伯的品头论足,直到差不多要开席了,招呼着众人入席,一转头便见雷持言来到面前。

    “持言?!毙於︵咝ξ屎??!笆裁词焙蚬吹?,怎么没叫我一声?”

    “瞧你在忙?!崩壮盅匀缫酝还岬毓蜒?,打量他一会才又道:“冋来这么久了,怎么都没打算见见小雅?”

    徐鼎打趣道:“也要她那个大忙人有时间见我,是不?听说端玉阁近来可是硬生生地将奇珍堂给甩到天边去了,一回京就到处听人提起端玉阁,连刚刚那些人也是,甚至还要我想法子插张单子?!?br />
    “那可不成,小雅说单子已经排到来年了,不接单了,更遑论插单?!崩壮盅孕γ醒鄣?。

    “你这合伙人都不用避嫌,也知道得比我清楚?!彼淞巳?,无非是因为雷持言口中的亲昵。

    他所认识的雷持言是个寡言近乎哑巴般的男人,唯有在小雅面前才难得多话,这其中缘故明眼人都懂。

    被酸了一把,雷持言压根不介意?!澳堑故?,咱们几乎是天天晨昏共处,只要她一得间,还会亲手做栗子糕让我尝,她知道我喜欢吃栗子糕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是吗?”徐鼎笑露白牙,看着他的眸光闪动着。

    这家伙真不是普通的惹人嫌,从小就看他不顺眼,如今再见只觉得更厌恶,尤其他那句晨昏共处,还有该死的栗子糕。明知道小雅是自己的未婚妻,他这恪守礼教的家伙,难道不知道这些话说出口会坏了小雅清白?

    另外,他以往对小雅的告诫,要她记得男女有防,她一定没听进耳里,才趁他不在大凉时大大方方地与这家伙见面,不懂避嫌。

    “人总是会日久生情的,假以时日会有什么变化,谁都说不准,是不?!崩壮盅曰爸杏谢?,欣赏着他看似毫无破绽的笑脸,心想这家伙多少还是在意小雅的。

    心里还有小雅就够了,他能替小雅试探的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
    “往后的事谁知道?要开席了,你也赶紧入席吧?!毙於ν谱潘蛔?,不打算再聊这令人生厌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徐鼎,假如你心里还有小雅,现在就先回你的院落吧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小雅人应该在你的院落里,难道你的随从没告知你?”妹妹跟他提过今日的计划,待小雅到了陶竹轩便会差随从过来唤他,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随从今天都没有留守?!?br />
    “怎会?”

    “我近来住在外头,院落里又没有重要的东西,没人留守也无妨,所以随从全都被我发派去接待客人了?!痹郝淅锩蝗?,小雅不会傻傻地在那儿等。

    正忖着,隔房的二伯走来,问:“徐鼎,徐爵到底上哪去了?说是衣袍弄湿了要换也犯不着这么久吧,都快一个时辰了,又不是娘们?!?br />
    徐鼎这才发现徐爵竟然不在园子里。依今天这种大日子,他怎可能换身衣袍需要费上这么久的时间?雷持言刚才说了小雅……不再细忖,他随口敷衍了隔房的二伯,随即离开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刚到来的卓景麟只瞧见了徐鼎的背影,只能问着雷持言。

    雷持言没回应他,拉着他一道跑。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?”卓景麟不禁发噱。他好不容易将事情都收拾好赶过来徐家,都还没坐下就被拉着跑。

    “别问了?!?br />
    徐爵依旧懒懒地倚在桥栏边,噙着几分坏笑,看着薛娴领着几个未出阁的小泵娘踏进院门。

    他静静地等待,见薛娴进院子后像是在找什么,满脸疑惑又像是作贼般的神态,他才好笑地开口,“娴丫头,你怎么跑来这儿?”

    薛娴吓得差点原地跳起,抬头望去,瞧见倚在桥栏边的徐爵,脱口道:“表哥,怎么只有你?”照理,应该还有卓韵雅的呀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就……”薛娴垂着眼,不解事情怎么跟姑母说的不一样,亏她还特地带了人过来目睹卓韵雅和表哥私会的。

    徐爵没耐性等下文,敛去笑意,正色道:“你带着几个小泵娘到你二表哥的院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薛娴一脸仓皇,应答不出。

    “娴丫头,薛家好歹也是京城富户,不要求你像官家千金一样守礼,至少也该要知道男女之防,你自个儿不稀罕己身清白,连其他小泵娘的清白也要一并赔进去不成?”徐爵声色倶厉地斥道。

    薛娴登时吓得泪水在眼眶里打转,觉得又羞又丢脸,正打算要带着几个小泵娘离开,一回头就瞧见跑来的徐鼎。

    “二表哥?!毖︽邓布涞衾?,满脸委屈地走向他。

    徐鼎满脸嫌恶地皱起眉,绕过她走向徐爵?!靶⊙拍??”他压低嗓音问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看见我了,二弟?!毙炀羿咦判?,几不可察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回话!”徐鼎怒道。

    徐爵眉头微扬,朝他身后道:“景麟、持言,几位小泵娘迷了方向,劳烦你们两位引她们回花厅?!?br />
    后一步赶到的卓景麟还没喘口气,又被徐爵发派了任务,只能无力地翻了翻白眼,扯着雷持言带着几个小泵娘离开。

    待人都离开后,徐爵才开口,“小雅在你房里?!?br />
    “她为什么会在我房里?”徐鼎脸色不善地问。

    徐爵无奈地笑着?!拔掖サ?,不带她去,难不成要让她待在我身边,让她落得百口莫辩的下???”

    徐鼎一顿,思及方才薛娴带来的阵仗,瞬间就想通,恼声道:“怎么,大娘看上小雅当她的媳妇了?”方才分明就是薛娴早知道小雅和徐爵在这儿,才会带人过来坏她名声。

    徐爵闻言笑得愉悦?!罢娼倘丝?,我还以为你会误会我主导这一切?!笨蠢?,他没那么惹二弟讨厌嘛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没有掺和在内?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掺和了,就不会把小雅藏在你房里,让你俩有机会可以好好聊聊,说来,你该要感激我?!毙炀舸战?,一副等他打赏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得了?!毙於σ话呀瓶?,转头就走。

    “徐鼎,大哥不要求你什么,只要你记住,就算天下人都负你,大哥绝不负你?!毙炀粼谒砗蠛白?,瞧弟弟头也不回地朝寝房去,他只能涩涩笑着。

    徐鼎像阵狂风般地刮进房里,就见卓韵雅站在窗边,两人四目对望。

    看着他益发挺拔的身形,褪去青涩的俊魅面容,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有点陌生,卓韵雅站在原地绞着指,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徐鼎瞅着她,只觉得她又抽长了些,原本就偏媚的面容微微长开,像朵含苞待放的芙蓉,可以想见日后会是多么艳放的风情,然而,她只是站在原地,没开口喊他,像是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不飞扑过来吗?”半晌,他才问。

    卓韵雅想了下,慢吞吞地走到他面前?!岸Ω绺??!彼髅骱芟胂笠酝茄?,可是总觉得就在面前的他和她距离好遥远。

    徐鼎垂敛长睫沉声道:“曾几何时,咱们之间竟如此生分了?”他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们会变得如此陌生,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占据了太多时间,多到他认为不管发生什么事,他俩对彼此都始终如一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,是他太过奢求,他都变了,如何苛求她不变?

    “不是,是……”她支支吾吾说不出话。该说是近乡情怯吗?她说不出此刻的心情,她甚至不敢再像以往一样地靠近他,直视他不放。

    “瞧见我你连话都说不清了,反倒是徐爵要你进房,你就乖乖进房,一点防备的心都没有?!奔棺叛?,他心里冒出了无明火,好像多看他一眼她都办不到,既是如此为何还跑到陶竹轩找他?

    天晓得当他知道她到院落找他,而徐爵也碰巧消失了一段时间,他的心里有多焦急,就怕她被卷入他们兄弟之间的斗争。

    她倒好,傻傻地听话,压根没想过这可能是另一个圈套!

    “可是大哥是要帮我——”

    “谁是你大哥!”他怒不可遏地打断她的话?!笆裁词焙蚰愀舱獍闱捉??”

    他不否认徐爵待他从未怀过敌意,可是两人的身分横摆在那里,他是绝不可能与他亲近,他们兄弟在出生时就注定只能成为敌人,他不奢望从没有存在过的手足情。

    卓韵雅被骂得委屈至极,酸意在心底发酵着?!拔掖有《颊饷椿剿?,我与他向来是不亲不疏的,我们没有变,变的人是你?!?br />
    “我变了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没变,为什么这一年来你连封书信都没有给我?”她不想问的,不想象个孩子般跟他闹脾气,因为他们实在太久没见面,为何浪费时间发火?可他的态度太教人不满,逼得她丢出唯有在夜深人静才会冒出头的疑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你想知道为什么?”徐鼎目光冷厉地问。

    他何尝不想见她,她又怎能理解他想见又不能见的煎熬?

    “是发生什么事了?”她曾想过也许发生什么事让他走不开身,又也许是因为大薛氏做了什么,才会让他远离大凉这么久。

    话到了嘴边,徐鼎还是强硬地咽下,移开目光,状似漫不经心地问:“听说你常给雷持言做糕饼?”

    卓韵雅皱起了柳眉,不懂他话锋一转怎么会转到这话题上,可瞧他似乎铁了心等个答案,她只能吐实?!氨砀绨镂液芏?,不知道该怎么报答,所以我就……可你不是不吃糕饼?”

    干么一副她从不为他做糕饼似的不满嘴脸?是他不能吃,不是她不肯展厨艺。

    目光微移,好一会徐鼎才哑声问:“你为何知道我不吃糕饼?”

    虽不知道他为何这么问,她还是老实地回答了?!拔夷锶ナ赖那耙荒曜苁谴盼乙坏雷龈獗?,那时听我娘说你不能吃,身子会不舒服?!?br />
    徐鼎静静听着,唇角徐徐勾弯,那笑意莫名的教卓韵雅头皮有些发麻,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。

    果然,雷氏知情,她亦知情,尽避她知道的并不完全。

    这一年来,他差人去找母亲身边的丫鬟、嬷嬷都如石沉大海,一点消息也没有,这会他不过是随意试探,谁知道真相确实如此。

    雷氏知道他不吃糕饼,必定是母亲告知她的,换言之,母亲必然会告知她自己特殊的体质。

    所以,确实是雷氏的糕饼害死了母亲,只是,他想不通动机。

    “鼎哥哥,你怎么了?”卓韵雅怯声问着。

    他怎么了?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了。他笑得自嘲,无力招架这被摆弄得彻底的命运。

    “鼎哥哥,你不要生气,你跟我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才让你这一年来和我断了联系?!弊吭涎爬渚补笞颂砹讼吕?。是她太沉不住气,太小孩子气,才会忘了他是个心思缜密的人,如果不是真出了什么事,他不会连书信都断了。

    看着她,徐鼎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,能不能说。一旦说出口,他们这段情又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卓韵雅怯怯地拉着他的衣袖,如琉璃般闪动光痕的勾魂眼直睇着他?!岸Ω绺?,这一年来我一直专注在工艺上,不管是点翠还是丝花我都上手得很,贵妃娘娘和其他娘娘都很看重我的手艺,还有,我跟表哥、师兄合伙开了端玉阁,单子都接到来年了,城里都说端玉阁的一支金丝玉簪可是千金难求,就连皇上也给了赏赐和匾额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会帮鼎哥哥抢回当家的位置?!?br />
    徐鼎注视着她满是讨好的笑脸,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。

    他恨她,又不想恨她,想见她,又不想见她,可听她这么一说,他的心隐隐的痛隐隐喜悦。

    多么讽剌,天底下可能只剩一个她满心只为他打算,可她的母亲却害死他的母亲。不管是有心无心,他母亲死了,那个嫁进徐府只能卑微活着的母亲最终竟是死在最亲的姊妹淘手中,要她情何以堪?

    而身为儿子的他,又该怎么做才能替母亲讨一个公道?雷氏已经死了,这算是一报还一报了?

    可他心里的痛要如何抹平,横亘在他与她之间的疙瘩到底要怎么去除?

    “鼎哥哥,我要怎么做你才会像以前一样?”她喃问着,嗓音却开始哑了。她多想他们还是两小无猜的时候,可以常常倚着彼此,而不是像现在,想见他一面都难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璀星般灿烂,教徐鼎轻叹了声,将她用力拥入怀里。

    他割舍不了,在她还那么小时就在他身边打转,娇声娇气地喊着鼎哥哥,那样灿如骄阳的笑煨着他日渐冰冷的心,如果这世间没有她,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变成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卓韵雅突地被拥入怀,隐忍多时的眼泪消失在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一年了,她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偎在他的怀里,打她有记忆以来,她总是頼花他身边,窝在他怀里,彷佛一切就是那么天经地义。

    徐鼎摸了摸她的发,沉声道:“不准再做糕饼给雷持言?!?br />
    “……咦?”她想抬头却被他压靠回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不准随便跟他见面,还有你师兄、徐爵都不成,早跟你说过男女有防,你都几岁了,怎么我说的话你都听不进去?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?!彼缘赖卮蚨纤淳沟幕?。

    卓韵雅抿了抿嘴,像是恼着,嘴角却隐隐往上勾?!按蟾绲幕?,我很少与他碰面,倒是表哥跟师兄,他们是我的合伙人,几乎天天见面的?!?br />
    “小家子气的一家铺子,不要也罢?!?br />
    “什么小家子气?我都跟你说我的单子接到来年了,你到底知不知道现在京城里最引人津津乐道的就是端玉阁??!啊,我知道了,因为你离开太久,所以还不知道端玉阁是京城的新宠儿,明儿个你到城里转一圈就知道我所言不假?!笔裁葱〖易悠?,真是教人听了就不服气。

    徐鼎被她说话的口吻逗笑,可一听见他的笑声,她更不满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信吗?走,咱们现在就上街去?!彼盟浪怯斜臼碌?,说不准哪一天,他有什么事还得要她帮忙才渡得过难关。

    “生气了?”他垂头笑问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?!彼植皇堑蹦甑男⊥薅?,一点不如意就闹脾气,现在只要她肯,要她说一嘴鬼话都成。

    徐鼎瞧她哼了声别开眼,不禁低头亲吻她的眼角,再轻轻地落在她粉嫩嫩的颊?!氨鹌??!?br />
    “就说我没有生气?!彼旖峭渫涞氐?,喜欢跟他这般亲昵地相处。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”他把脸颊凑向她?!扒滓桓??!?br />
    卓韵雅瞋他一眼,凑向前要亲他的颊,谁知道他突然转过脸,冷不防的她亲上他的嘴,吓得她瞠圆眼,想要退开,他却扣住她的后脑杓。

    他含吮着她的唇,以舌轻舔着她的唇瓣,教她羞得满脸涨红,浑身僵硬得不知道该做何反应,只能傻傻地望着那双野亮的眸,心如擂鼓。

    以往他们也会亲亲脸颊亲亲鼻子,逗弄彼此般的亲吻,可是亲嘴……她觉得她的心跳得好快,像是要从嘴巴里跳出来了。

    像是察觉她的紧张和慌乱,他浅尝辄止地打住,抵着她的额,嗓音低哑地问:“会讨厌吗?”

    卓韵雅直睇着他,满脸羞红,琉璃般的眸子像染上了一层水气,被亲吻过的唇红艳欲滴,教他又一阵起心动念,可偏偏她还这么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卓韵雅的舌头像是打结了,半晌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什么讨厌喜欢的她不知道,她只知道她的脑袋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环抱的力道很强,一点退路都不给她,尤其当他搂得死紧,紧到她可以感觉到有什么抵在自己的腰间……向来自认为聪明伶俐,思想豪放的她,在这一刻,说不出一句话,小脸羞得爆红。

    “小雅?”他在她耳边呢喃着,舌舔过玉白的耳蜗。

    卓韵雅瞠圆眼,浑身僵硬。她的人生头一次遇到重大冲击,身子开始不自主地颤着,她想逃离这里,逃离这个害她不知所措的男人。

    徐鼎直睇着她,可最终还是被她那难得僵直的表情给逗笑,于是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逗你而已?!苯┏烧庋?,难不成他还真能那般出格?

    卓韵雅听完,僵硬地抬脸,再僵硬地往下看。

    察觉她的目光,徐鼎有些羞恼地勾起她的下巴?!翱词裁??”

    不像是逗的,很像是认真的……话在她的嘴里,她紧抿住唇一句也不敢说出口,就怕真的出口,大事不妙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,宴席已经开始了?!彼谱潘庾?,使眼色要她先走。

    “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一会就到?!焙么醯人礁匆幌掳?。

    很自然的,卓韵雅的目光又往他腿间而去。

    “卓韵雅!”徐鼎恼声吼道。

    卓韵雅捣着耳朵跳开好几步?!昂?,我先走,我找大哥陪我?!?br />
    “你敢!我刚刚说了什么,你全都当耳边风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不是大哥提点我,我就中了大薛氏和薛小七的圈套了?!彼底?,像是想通什么突地停下脚步,问:“大薛氏想让我嫁给大哥?”

    刚才她在房里时满脑袋都只想着他,如今才想起这事不单纯。

    徐鼎脸色一沉?!安换崛盟贸??!辈还芩牡椎母泶袷裁词焙虿呕嵯?,他是不会允许她嫁给任何人,尤其是徐爵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让她得逞?”

    徐鼎瞧她笑得一脸狡黠,全然没了刚刚的僵硬样,不禁头疼了起来?!笆焙虻搅宋揖突崛デ笄?,你看如何?”他笑笑反问。

    “鼎哥哥求亲,我就得嫁?”她笑得贼贼的。

    “你必须嫁?!彼盟槐?,一个箭步向前将她箍在怀里?!拔揖驮谡舛涯愀炝?,你嫁还是不嫁?”

    卓韵雅吓得尖叫,徐鼎索性封了她口。

    直到宴席结束,两人都没出现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阅读: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://m.zwxiaoshuo.com/cht/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://m.zwxiaoshuo.com/
(快捷键 ←)上一章   本书目录   下一章(快捷键 →)
宅斗不如安太座最新章节 | 宅斗不如安太座全文阅读 | 香港宝典开奖现场摇球